好运快三

岁时节令
发布时间:2013-10-28 14:47 来源: 访问次数: 【字体:
分享到:

  

松溪城关庙会习俗
 
何俊年
 
庙会,也叫擎(举)佛,是较大庙宇的祭祀神祗、消灾求福的迎神活动。如东岳宫三月二十七日,五显庙四月初八日,城隍庙四月初十日,华光天王庙四月十六日,佐管林一圣都管大王庙七月初七日,上街薛圣公王庙八月十五日等,均有庙会活动。但是活动规模大小各有不同,其主要活动有设醮,问佛许愿,还要祭祀(包括会餐)、抽傀儡、演戏、擎佛、走佛、送福船等活动项目。
设醮:即是设坛祭祀,请和尚或道士念经。过去习俗例规:各主祭庙设醮都要请城隍佛陪祭。在十字街头(皂夹巷头)搭一个楼台,迎接城隍佛和七爷八爷(大头鬼、无常鬼)安置在楼台上供祭。如果是上直街群众设醮,城隍佛的脸朝向上街:若是下直街群众设醮,缄隍佛的脸朝向下街。楼台上置有祭桌摆设香烛祭品,设念经的祭坛和摆设做法事的器物。  
和尚或道士每天早上晚边,都要做法事,并到各家各户门口“洒佛水”,为各家各户消灾保平安。沿街各户大门口要设一张小桌供一个小神座祭祀。
许愿和还愿:信男信女们对神佛的求助,如果愿望实现,承诺以什么物品钱财报答神佛恩泽,叫许愿,也叫“下摘(假借字即许愿意思)”。所求如愿以偿,许愿者则要还愿(下摘)。许愿的内容,有求治病的,有求长寿的,有求生财的,有求全家安康的。许愿的财物,小则一斤灯油,一只公鸡,一个猪脚或一个猪头,或是麻糍锞,馒头等等,大则有捐现金几十元以至成百上千元或重塑金身,修造庙宇的。也有许愿演几场戏或抽几天傀儡等等。到了还愿日期,还愿者会事先向庙中主事通气打招呼,以便主事安排各家各户的祭祀活动。
这项活动是庙中的主要经费收入,小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甚至几万元。朝拜信徒不但是本城区人,也有乡下的信男信女,也有邻县外省的信士慕名朝拜还愿。
佛期这一天,无论本地信徒或外地信徒,凡进庙朝拜还愿者,庙中主事都要招待吃饭,哪怕是要饭的乞丐,也可以上桌吃饭,这叫吃佛饭人人平等,佛度凡人无权势钱财之分。有的庙还把饭菜送到监狱里给犯人吃。小的庙有几十桌人会餐,大的庙有一百多桌人会餐。民国初佐管林庙曾经开过一百二十多桌,真是热闹非凡。
演戏、抽傀儡:是敬神酬神的活动,这一热闹场面也增加了庙会的欢乐气氛。时间上,抽傀儡一般都是半个月到一个月,而演戏只演三天。
擎佛:即抬着神佛上街游行,是整个庙会中的高潮。
一般各大庙的庙会均有这项活动,游行队伍的规模,各庙有所不同,小则几十人,大则几百人上街。昔日,松溪交通闭塞,文化落后,平日里根本没有什么文化活动,而擎佛是最热闹的娱乐活动。这天,全城万人空巷上街看擎佛,近郊远乡的人也纷纷赶来,真是人山人海非常热闹。
游行队伍的阵容有:开路神、开路锣鼓、銮驾队、乐队、彩架、佛号、七爷八爷(大头、无常)、和尚或道士的法事队,最后是八人抬的正神佛轿。
走在最前头的是开路神。扮演者身穿戏袍,头戴戏帽,挂大胡子,穿黑鞋子,脸上化装黑脸大花,手提木制银锏,有马骑马,无马走路,威风凛凛,走在队伍最前头开路。
随后,是开路锣鼓,大锣直径有5060公分宽,两个人抬着走;大鼓直径有80100公分宽,也是两个人抬着走。锣与鼓要有节奏地“咚咚—-哐,咚咚——哐”地反复敲打着。开路锣鼓后面是銮架队。
銮驾队分两排走,每人手上分别举着“肃静”、“回避”牌,以及刀枪锤锏戟等木制武器。接着是锣鼓班,每班有锣、鼓、钹、小锣等器乐。锣鼓有许多班,除城内东南西北四门四班外,如庙会主事有情面,可把水南、河东、长巷、垅尾,甚至大布的锣鼓班请来凑热闹。除安排在銮驾队之后的这一队外,其它各锣鼓班穿插在游行队伍中,一般是穿插在队伍头尾和彩架中间。
其后是“佛号”,佛号即是佛的封号,人们一看佛号就知道今天是什么菩萨上街。东门五显庙的佛号是:“玉封上善华光天王五显大帝”十二个大字,而东岳宫庙的佛号是:“玉封幽冥世界东岳大帝”十个大宇。每字写在布上,用一大篾圈框住,挂在一根长竹竿上。竹竿顶上安有一个旌旗头,头后牵着两条白布,中间用一根叉子叉住佛号竹竿和白布。抬佛号要四个人,举佛号一个人,举叉一个人,拉白布二个人,形成三角形前进。
佛号后是彩架。彩架是特殊制作的架子,上铺木板如一张长方桌子,架上有两三个男女孩子,扮演《十八相送》、《断桥会》、《穆桂英挂帅》等戏剧场面,根据角色造型或站或坐
和舞剑抡刀形态制作安装的铁架,将扮演的角色在铁架上绑牢固定,以免摇晃摔倒。架上四周制作有假山假树,凉亭、花鸟等景物相衬。过去城内有几家专门制作彩灯彩架的店铺。彩架一般有48架,每辆彩架是四个人抬着走。每一彩架后均有一班锣鼓队。
彩架之后是七爷八爷,即是大头鬼无常鬼。大头鬼,是黑脸的箩筐大的鬼脸头面具,像个娃娃头,衣服也是黑色的。用竹篾做一个架子,黑衣服套在架子外面,再架在扮演者身上,戴上鬼脸头面具就成了大头鬼。扮演者的眼睛只能从鬼脸头面具的嘴吧看路。鬼脸头的脑后有一个通气洞,观众都可伸手入通气洞去打扮演者的脑后。扮演者看不清是谁打他,只好满街乱跑去追打别人。俗例规定:“大头鬼只准在街道上走,不得上台阶走到人家的大门口,否则要被罚,轻则放鞭炮替人家挂红布,重则要请道士念经消灾。这打大头是小孩子最爱玩的噱头。无常鬼是穿白色衣服,很高,有三米高,也是用竹篾做骨架,白衣服套在外面。头很长,一条红红的长舌头大约有10公分伸出口外。戴的帽子有50~60公分高,帽前写有“一见大吉”四个字。衣架中间有一根竹扁担给扮演者挑着,扮演者要蹲下,把衣架套上后站起来,眼睛是从无常鬼肚子开一条缝隙看路。身旁有两个人扶着以免上半身倒下。脖子上挂有一大圈光饼,约有百把块。当扮演者换人蹲下时,胆大的小孩可以上去抢光饼吃。
再后,则是和尚道士队伍,手拿法器口中念经,分两排走在香炉前头。香炉很大很重,要两个人抬。香炉后面是乐队,有笙萧、笛子、二胡,哨呐等乐器吹奏,分两排走在佛轿
前头。佛轿便在欢快悠扬的音乐声中缓缓行进,所到门口,大家都要插香线放鞭炮迎接。佛轿八个人抬,轿两边有2~4人扶轿,以防佛座倾斜倒下。佛座后有一人擎着一把大凉伞撑罩佛项。凉伞后有一人挑着大箩筐,沿途收集各家各户敬送的香线黄纸。最后还有一队锣鼓队殿后。
走佛:走,方言音找,跑的意思。当游行队伍行到回庙最后路段,距离庙门100-200米的地方停下来,准备擎佛的最紧张场面——走佛。这时,所有工作人员退出,只剩下抬佛座四人,开路三人,保卫48人。抬佛座和开路的人,要选赛跑强手担任。这是一项百米赛跑的表演。
走佛前要把佛座的轿顶,轿框等一切附件全部拿掉,佛帽佛袍也脱下,只剩下穿内衣的光头佛坐在佛座上。将佛的腰部用红绸带绷紧绷牢,以免走佛时神佛摇摆或甩倒。开路的三个人,各有分工,第一个人叫头杠,手拿佛杠,第二个人手举佛帽,第三个人手棒佛袍,每人相距一米,跑在佛座前开路。而保卫人员则赶向前面,驱赶站在街中的人避到街道台阶上,并沿线站岗护卫。
走佛开始时,以单声响的大鞭炮为号令,也有的打猎火铳为令。第一、二声预告准备,第三声炮响过,抬佛的像脱缰野马冲前狂奔到庙门口。这是擎佛最动人心弦的场面。到庙门口后,神佛衣服穿好归入原座,擎佛活动全部结束。
“走佛”这词成为松溪人比喻结束的口头禅。凡某一项活动结束、散场,常说“走佛了”。也有将这种场面作比喻嘲讽一些人的不良行为,如形容对集体劳动不积极,比喻为“出工新娘上轿,收工菩萨入庙”。“菩萨入庙”即收工时像走佛那样迅猛奔回。新娘上轿则是慢吞吞的挪动脚步。
送福船:是设醮中最后一项活动,活动时间是晚上半夜十二点。
福船的船底用门板,船身用竹篾做骨架,用纸糊成。船中放着纸糊的人和纸钱,以及纸糊的鬼怪等。由两个人抬着小跑步直往城外河边。走在福船前头的也有两个人,一个拿着竹苈(竹篾做的浅边圆匾),另一个人拿着竹竿敲打着。竹苈的响声和驱赶的喊声和在一起像赶猪一样,一路打着、喊着向城外跑去,以表示赶鬼出城。福船后面则是道士法师三四人,击着法器,法师口念真经舞手跺脚,跟在船后,边舞边跳地向前走,一直把船送到河岸码头,船中点着火后,往河里推去。“纸船明烛照天烧”,让恶魔瘟神随波逐流没入东洋大海。
以上六项庙会活动,不是每一庙都有六项活动,有的庙只有设醮,还愿两样活动,要较大的庙才会有以上六项齐全活动。
解放后,庙会活动已消失。有的庙宇已拆毁建设他用。如东岳宫在东门外,解放前夕,大殿被火毁荒废,六十年代辟为马路和建设土产公司等厂房。薛圣公王庙,在上大街(衙门口),为一小庙,1964年拓宽街道时拆除。华光天王庙,在红旗桥头原平政门(南门)城楼,1964年拓宽街道拆除。城隍庙,在南街三角坪、城庙下巷口,现为城关粮库。佐管林一圣都管大王庙,原在西门城墙边,现为县交管中队址。有庙会活动的六个庙宇中,现在仅存东门头的五显庙,但现在已不举办庙会活动。
 
打狮子
 
所谓“打狮子”,其实是武术、杂技表演。
其表演程序是:首先“打沙袋”,也叫“打溜心”。表演者飞舞着一端捆有沙袋的绳子打圈圈,让观众腾出一块空地,便于下面表演。紧接着是来个五大套:(一)舞大刀。有独舞和对舞(如“打四门”、“倒割韭”、“太公钓鱼”等;(二)舞钢叉;(三)舞双尺、双钩、三节鞭;(四)打钉耙;(五)比棍术。然后刀对棍,钩对刀,钩对棍的轮番对打。武术表演完,进行杂技表演,有桌上功(在八仙桌表演空翻、钻火圈等)和地上功(表演“枭子翻身”、“金鸡倒立”等),接着戴上猴面具表演猴拳,模拟猴子的动作和滑稽表演。最后出“狮子”表演狮舞。
“打狮子”都在每年正月进行。表演前要到各家各户下“红帖”。 “红帖”上写着“新春大发”、“恭贺新禧”的字样。收下“红帖”的那家,就得在“狮子”没来之前备好鞭炮、“红包”、茶点等。锣鼓敲到哪家,哪家就得燃放鞭炮迎接。“狮子”在大厅上表演,收“红帖”的人也同时收下“红包”。
看灯竹
 
“看灯竹”,其实就是“闹花灯’。每年一次由城关东,南,西,北门轮番举办,轮这门公推一人为首,由为首者到本门范围内的每家每户收集资金,组织人员上山砍毛竹,请纸扎师父制做花灯。砍毛竹有个规定,譬如今年是轮到北门,其毛竹必须到由北门出城的朱坑、堑上、花岩等地的山上去砍,而这些乡村必须免费让人砍去毛竹。如果跑到其他门外的山去砍,那将会发生一场没完没了的纠纷,其风水被破了那是担当不起的。
到了正月初十过后,就得将砍来的毛竹在本门范围内的主要街道每隔一段搭起一个“灯竹”(其实就是两根竹子拱起的拱门)。正月十五这天就将扎好的花灯悬挂在“灯竹”上,其花灯造型不一、品种繁多,绚丽多彩、颇为壮观。常见的花灯有:鲤鱼灯,寿桃灯、桔子灯、孔明灯(走马灯)、西瓜灯、八瓣灯等。入夜,人们涌向大街,尽情玩赏,通宵达旦。 
 
 
 
所谓“装架”,就是在两米见方的木板上,装饰着各种“布景”,由两个或三个小女孩扮成戏文中的人物(如《白蛇借伞》),站在(或坐在)景物之中,由四个人抬着过街游行,与现代的“彩车”相似。
节日习俗
 
建国前,民间重大节日有春节、元宵、端午、中元、中秋、除夕,其中以春节最隆重、最热闹。农历立春、清明、立夏、立冬、冬至节气日及二月初二、五月十三、六月初六,七月七夕、九月初九也有各种民俗活动。
春   俗称“过年”,是松溪一年来最盛大的节日。
初一早晨男人起来做饭。初一至初三都吃素食。素菜用冬笋、芹菜、紫菜、油炸豆腐、豆腐干拌和,俗称“拌鲜”;素羹则用线面、冬笋、豆皮、菠菜、紫菜与米汤一起煮熟。初一,不论老少多在家过年不外出。
初二“出行”。出行时,先根据哪一门进,就到哪一门的城门外去烧香点烛,而后带小孩到亲戚家拜年,俗称“初一年初二客”。
初三,人们多上街买糕、碗、豆腐称“出财”,取高(糕)升、稳(方言同“碗”)妥、有后(方言同“后”)之意。
从初二至正月十五,民间有宴请新客之俗。即宴请去年结婚的新娘和新郎。
元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旧时城关由四隅街坊轮流主持庆贺元宵活动。街上用大毛竹搭牌坊张灯结彩,俗称“灯竹”。人们上街观灯称“走灯竹”。初六城关的龙灯队要上来龙山杀猪祭神,俗称“兴龙”。乡间还常因“兴龙”争“风水”打架闹事。正月十二到十八城关要请戏班演戏,经费由上年有喜事的人家捐助。元宵夜,设家宴“过月半”,大街上有舞龙、打狮、走鲤鱼、说评话等活动。建国后,元宵节多举办游园、灯谜、舞会、书画展览等活动。
二月二 传说是土地公的生日,又说是土地公的晒银日,一般是晴天。这一天要吃薄饼,并将春节留下的酒浸的鸡头、鸡屁股、鸡腿祭土地公。
         立   旧县志载,古时立春日,群众“抬土牛于县衙前,五更时鞭策之,称鞭春”。清代和民国时,民间用红纸条封包小泥牛和一株青菜于案前,燃放鞭炮接春。建国后,民间还保留迎春习俗。
         清   清明节前后,从三月初旬到立夏,人们携带儿孙到郊外祭扫祖墓,在坟上设祭、挂白纸。回来要把祭饼分送邻居,还带回红杜鹃花和白花各一束,以兆办事如意“红白皆中”。建国后,民间仍保留扫墓挂纸之俗。机关、团体、学校每年组织干部、工人、学生祭扫革命烈士陵园。
          端  午  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民间流行包粽子、门口挂菖蒲、艾条,小孩的额头和大门要用雄黄写上“王”字以“祛邪”,烧艾叶熏房屋角落,喷雄黄酒驱蚊蝇。午餐吃薄饼、粽子和黄瓜煮田螺,传说这一天吃田螺能使眼睛明亮。从初四至初七,城关南门大桥下至西门浮桥河段,有龙舟竞赛,极盛时参赛龙舟有13条之多。晚上或下午,江西会馆或城隍庙要上演全本《白蛇传》。建国后,过节习俗已简化,街坊龙舟在“文化大革命”时全被破坏,划龙舟活动尚未恢复。
         七月七夕  农历七月七日夜,旧时妇女有设香案祀祭织女星,背月穿针乞巧等活动。建国后此俗已废。乡间不少地方仍保留炒桃仁和豆子让儿童吃的习俗。
         中   农历七月十五,又称“七月半”,旧时城关设醮,请和尚念经超度“亡魂”。七月十二至十五,家家户户堂前置祖宗牌位,备素食馒头糕点祭祖。十五日夜,烧“元宝”“纸钱”送祖,俗称“祭阴婆”。建国后设醮已废除,民间仍有烧香化纸等祭祖活动。
         中   农历八月十五为中秋节,节前娘家要给出嫁的女儿送月饼。中秋夜,城关街道有说评话、唱曲、猜灯谜、摆古董等活动。家家设宴作食,晚饭后吃月饼赏月。建国后,县文化部门组织各种文娱活动。80年代,由县政协等单位,联合举办中秋茶话会,邀请各界人士欢聚一堂,共庆佳节。
         重   农历九月初九为重阳节,旧时民间有以茱萸泛酒祭祖,文入学者聚会登高赋诗等活动。建国后,学校多组织学生秋游。1988年起,重阳节为省府规定的敬老日,各单位、村镇还向老人赠送寿面,寿糕等礼品。
         立  冬  立冬日,民间有“补冬”之俗。家家户户打麻糍粿、吃鸡鸭补养身体。
冬 至 各家各户做米丸(冬至丸)食用。拣死亡大人的骸骨,也只能在这一天内进行。
闰 月 民间普遍要请出嫁的姑姑、侄女、姐妹、女儿等娘家吃午饭,叫“吃后头午饭”。只能请午饭,不能留吃晚饭,午饭中必须有泥鳅煮豆腐一碗。
除   除夕,好运快三称“卅日暝”。
过年前十二月中下旬,各家各户要扫尘,俗称“掸尘”。传说灶君爷一年结束要上天向玉帝奏本,由于灶君记性不好,平时家里吵骂或不和善之事被他知道,就用乌烟点抹在墙壁等处。因此,在灶君上天奏本之前,把墙壁各处扫尘一次,点抹也就扫光了。扫尘之后,把新的灶君像贴上,并安下心来上对联:“上天奏善事,回驾赐祯祥”。横批:“招财进宝”。
从农历十二月下旬起,民间就忙着准备过年。家家户户买年货、贴春联,还要煎糖、舂年锞、蒸年糕、做削脍、肉丸等食品。女婿要给岳家送礼品,俗称“送年”。
年前要“分岁”,即祭请“家神”。分岁的时间没有定期,迟早要看立春来定。分岁之后,就不再杀生。
卅日夜,点燃岁香、岁烛,备鸡、鸭、鱼、肉,祭天谢神,迎新“灶君”,合家团聚吃年夜饭,俗称“过大年”。长辈要给未成年的小辈压岁钱。灶堂的炭火要煨着,保持火种不断,俗称“炼岁”。儿童到各家收集旧的竹灯架,垒叠焚烧,称“烧灯塔”。富户商号多在除夕掌灯,作一年最后一次讨债,无力还债者,则躲藏在外,被讥为“做皇帝”。到了“通书”规定“关大门”的时辰,各家放鞭炮“关大门”之后,债主终止讨债,躲债人才敢回家。除夕夜,人们多通宵不睡,俗称“守岁”,含祝愿老人长寿之意。建国后,年俗依旧,迷信活动已明显减少。
 
松溪正月舞龙的习俗
 
      好运快三人口以汉族为主,据调查,多数是晋时中原南迁的遗族,沿习中原一带的民风民俗。每年中各节日有不同的民俗活动,但数正月舞龙灯最为红火。
      
按古制规定,城乡分为东西南北四隅,每年一隅(晋升),一隅”(凶神)。农历的午、寅、戍年为东隅,北隅;已、酉、丑年为南隅,东隅;辰、子、申年为西隅,南隅;卯、亥、未年为北隅,西隅。经过六十年又周而复始。逢的隅,大舞龙灯;犯的隅,不宜舞龙。所以要舞龙先要查一查当年是哪一隅,哪一隅。例如2002年是农历辛已()年,是东隅,北隅,意思是东门大利,可以兴龙,西门、南门也可以舞龙,唯独北门不宜舞龙。逢的一隅,除舞龙外,还要在本隅街头,用长毛竹扎起高高的彩门,张挂各种花灯,俗称灯竹。元宵夜,人们要上街观赏龙灯、花灯,俗称走灯竹
      
旧时,各街、坊、村常按居民片分成几个班,每班公推出正副理事(俗称缘首),轮流主持该村当年的各种庆典(包括舞龙灯和划龙船等)活动。农历的春节是农闲,组织龙灯队舞龙庆贺元宵,既增添欢乐气氛,又可以到外村游春,青年人都乐意参加。原先舞龙的人除吃一两餐外无其他报酬,舞龙的花红”(即红包)收入除开支外,悉交集体使用。近年则普遍通过舞龙集资,用于办些公益事业。
      
龙灯扎制有许多程序。华丽威武的龙头长约15米,龙眼睛嵌入手电能射出亮光,龙须用染成绿色或黑色麻线傲厩。龙珠用铁丝绕成的圆球,外蒙红布,能绕轴转动。龙尾绑着几片铁树叶,拖得很长。龙身有七段,是在木架上蒙上画有龙鳞的黄布制成。整条龙,连龙头、龙尾和龙身一共九节。扎好的龙灯一般放在庙中。因群众认为龙须能治妇女不育,会来盗剪,所以要管好防盗。
      
龙灯制好后,还要炒煎油索油索是龙灯内照明的燃料,用棉纤搓捻成20公分长的索条;再放锅中用桐油、硫黄煎炒制成。油索炒制的火候要求很严格,炒得太老很快就烧完,炒得太嫩容易熄火。标准以夹在灯内铁夹子上舞动不熄灭为准。此外还要制备大小红灯笼各一对。大红灯笼是龙灯队的标记,直径约80公分,贴上庆祝元宵“xx龙灯几个金字,行进时走在前头,停止时用三条竹片搭成三角架,支撑在街道上。小灯笼似细长的椭球,直径约20公分,贴的金字与大灯笼相同。由送龙帖的人与收花红人在串街过户时提着,以显示龙灯队管事与收银钱人的身份。
      
舞龙前先估计好当天夜里能走几个街、村,能舞几户人家,就送出多少张龙帖。龙帖是用大红纸印制,正面有恭贺新春,左下方有“X X龙灯参拜的字样。有的年份来访的龙灯很多,一些贫困人家出不起舞龙的花红,到了晚上便关起大门,将送来的龙帖夹在门缝归还,表示不接待。
松溪民间认为经过接龙神(俗称兴龙)的龙灯才有灵,所以舞龙前都要举行隆重的兴龙仪典。兴龙要选择吉日,在本村的风水宝地举行。旧时,松溪城关东门村龙灯队在舞龙之前,要在来龙山举行兴龙盛典。这一天龙灯队要抬一头活猪,举着灯笼,敲锣打鼓从龙尾处上山,在玉帝庙行香作揖,杀猪祭神。他们先将猪刺一刀,让猪血洒在龙头与黄纸上,俗称打花,而后让猪滚下山去。迎祭礼毕,回到村中,村民要放鞭炮接龙,龙灯队要将洒有猪血的打花黄纸分给各户。当晚用已宰的猪,设酒作食,宴请舞龙灯的全体人员,俗称吃兴龙酒。解放后兴龙习俗已淡化,一些农村龙灯队虽然还是按照旧俗举行兴龙,但时间改在舞龙结束之时。
      
正月初一过后,龙灯队的理事便提着小灯笼到各村、各户送龙帖。送龙帖人入户向户主说声今晚xx龙灯来拜年啦!”。早年要用两包糕饼将龙帖压在厅堂香炉下,送糕是含高升之意。户主不接龙应立即将龙帖与糕一并奉还。户主知道今晚龙灯来拜访,要备鞭炮,茶点接龙,还要包一个花红等他们来取。乡俗规定,龙灯除在本村活动外,可以到没有龙灯的乡村去舞。有龙灯的乡村不接待外村的龙灯。
     
当夜幕来临时,龙灯队由一对大红灯笼前导,敲着锣鼓向目的地出发。到乡村的闹市中心要舞一通,遇到水井要绕井一周,有人放鞭炮欢迎也要就地舞龙,鞭炮声不止,舞龙不停。两条龙灯在街道相遇常把龙头举高争个高低。龙灯到各户参拜时,由送龙帖人引路,首先是提小灯笼的理事与收花红钱的人入户收钱登帐,收回龙帖。随后龙珠引龙头入户。到了厅堂,龙头先向神龛作揖而后起舞。舞了几分钟,龙头钻过由龙尾与龙末段搭起的龙门出户而去。本村龙灯到外村去舞,不能在外村住宿过夜,即使夜深路远也要赶回。户主给龙灯队的花红,是随户主的家境,龙灯队理事、送帖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而定的。如果舞龙或送帖人是姻亲内眷,这是亲戚来拜年,户主要备酒设宴或做夜点隆重接待,还要给龙头挂一段红布,俗称挂彩
     
旧时,每年元宵之夜,松溪城关都要举行舞龙比赛。一般年份参赛的龙灯有好几条,遇到大兴舞龙的辰龙年,参赛的龙灯多达数十条。入夜,四街观众人涌如潮,鞭炮锣鼓声喧天,参赛龙灯施展各种特技,尽情腾舞。松溪舞龙有转四门穿段子等套路。解放后,舞龙比赛多由县主管文化的单位主持,聘请有关主管领导及有经验的人作裁判,对前三名当场颁发奖品与奖金。此时四街掌声雷动,把元宵欢乐气氛推向高潮。
     
松溪民谚说初七龙船十八灯,到正月十八夜,舞龙全部结束(近年舞到正月十五元宵夜)。次日要将龙灯送往河边,将龙布拆下烧毁,将各龙节的骨架存放于神庙内。
松溪端午节划龙舟习俗
 
      端午节划龙舟是民间纪念忧国投江的楚国三闾大夫屈原的习俗,这一民俗传入松溪年代久远。
     
每年农历五月初四至初七,松溪南门平政桥下至西门浮桥河段都举行民间自发组织的龙舟竞渡活动。清末民国 初,全县有十三条龙舟,各龙舟船头的颜色不同,各有自己的龙旗、船身和下水码头。但龙舟的体形、结构与船上的设施基本相同。组织机构龙船班,虽然属于不同的街、坊、巷、村,但活动日程、经费筹措、竞赛规则都有统一的规定。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全县只剩下九条龙舟。
     
龙舟前脖子以30度的仰角伸出长约4米,顶端装龙头,长长的龙颈可触及浮桥板,比赛的胜负,就是以船脖子碰浮桥板响声的先后决定的。龙舟头是用轻质木头雕制,长约15米。龙鼻卷翘,鼻尖伸出两根长长的、藤条做的胡须,末端装上一个小木珠,在龙舟划行时,两条胡须随风起舞,煞是好看。龙角漆白色,多数成月牙状。龙船体约5米,横以隔板,分成7对座,可以坐划手14人。比赛时,一般只坐划手12人。船尾绑着一条很长的舵,站一个舵手、坐一个鼓手,比赛时,用鼓声来统一划船的步调。船桨柄成字形,桨的一面成弧形,一面平直,平时以弧面划水,在比赛冲刺时则转桨以平面划水,加快船的速度。龙船身是本县水南造船厂或河东造船厂制造的龙船,以水南造船厂制造的龙船质量最好。
      
农历四月中旬,当年轮值各龙船班的缘首们,就要把龙舟头抬出,置于街头商号的柜台上,让群众知道端午节秧到要划龙舟啦。接着要进行提龙船酒、修理船身、油漆龙船头、选定舵手和划手等工作。提龙船酒、劝募经费是缘首的任务。缘首们要到本村一年中有喜事的人家,请他们当场认办龙船酒或捐助经费。承办龙船酒和捐款数目,要用红榜公布于街头。募来的钱用于各项开支,结束时要将收支帐目公布。
      
农历五月初二,举行龙舟下水仪式。首先由道士主持请神祭龙头,而后敲锣打鼓,举着龙旗,抬着龙船头到溪边码头,由道士念吉词,把溪水洒在龙头上,再挂上一束五色纸带,象征龙船下水。还要抬着龙头、举着旗帜,在本街、本坊游行。初四下午,各条龙船头披彩带,身展龙旗下水,在鞭炮声中,水手们个个精神抖擞,高呼嘿着!嘿着!”的号子。据老人云,嘿着!嘿着!”的号子原来是由捞着!扒着!的呼喊演变而来的。意思是要捞着、扒着沉江的屈原大夫。
     
农历历五月初四到初七下午,平政桥一年度的龙舟竞渡,是山城一件盛事,城关与郊区万人空巷,扶老携幼前来观看。从平政桥下起顺水划行到西门浮桥止,赛程约1千米,每次只能容两条龙船比赛,谁跟谁比,由双方协商决定。赛船到大沙乌虎滩时,水浅流急,又是一个直角大弯度,常出现两条赛船迅速靠拢扭在一起,使比赛中断。这时两船划手常互相指责对方故意搓船,争吵不休,甚至举桨大打出手。船到了大沙便直入石壁潭,快到终此时得胜船的划手们举桨高呼赢了!”,同时插上龙旗,擂起鼓,大放鞭炮,欢天喜地向起点大桥下划去,到平政桥下还要绕桥礅转,欢呼不已。输船只能偃旗息鼓,鼓慢慢地驶回。
     
初七下午,群众都赶来观看龙船的最后决赛,兴致特别高。大约四时左右,比赛全部结束,各龙船都要高举龙旗、凉伞、锦族,敲锣打鼓在河面巡游,俗称游龙。顿时,河上彩旗飘飘,锣鼓声、鞭炮声,山鸣谷应,此起彼伏。在热闹的气氛中,结束了一年一度的龙舟竟渡活动。
      “
游龙之后,各龙船返回本街、村。龙头在庙中祭供后,仍置土地神龛顶上,龙船体则抬上岸,藏放在一间长方形的土墙屋内,船身翻转用木架悬空支撑以防潮、防腐。当晚,本街、本坊的公共场所或神庙中灯火通明,排列着一席席丰盛的初七船酒,犒劳划龙船的全体人员,大家行令猜拳,尽兴而散。
      
解放后,端午节划龙船,作为民间传统的体育活动被保留下来,但祭龙头,请道士念经等仪式已废除。文化大革命期间龙船被当作四旧彻底受到破坏,加上河床变化,端午节划龙船的习俗已不再现。  
元宵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旧时城关由四隅街坊轮流主持庆贺元宵活动。街上用大毛竹搭牌坊张灯结彩,俗称"灯竹"。人们上街观灯称"走灯竹"。正月十二到十八城关要请戏班演戏,经费由上年有喜事的人家捐助。元宵夜,设家宴"过月半",大街上有舞龙、打狮、走鲤鱼、说评话等活动。建国后,元宵节多举起办游园、灯谜、舞会、书画展等活动。 
 

 
春节
 
      俗称"过年",正月初一至初三都吃素食,家家户户燃放鞭炮开大门。初一早晨,男人起来做饭。初一至初三都吃素食。素菜用冬笋、芹菜、紫菜、油窄豆腐,豆腐干拌和,俗称"鲜拌";素羹则用线面、冬笋、豆皮、菠菜与米汤一起煮熟。初一,不论老少多在家过年不外出。初二"出行",带小孩到亲戚家拜年,俗称"初一年初二客"。初三,人们多上街卖糕、碗、豆腐称"出财",取高升、添丁、有后之意。从初二至正月十五,民间有宴请新客之俗。即宴请去年结婚的新娘和新郎。民国初,公历农历并行,公历11日为元旦,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建国后,国家规定春节为法定节日,放假三天,民间过节习俗依旧。机关团体多举行团拜和茶话会,组织各种文娱活动。 
除尘
 
      腊月二十三,除尘胜过小年。 
   这一天,母亲一早就起来做早饭,吃过早饭母亲就把家里的毛扫把绑在一根竹杆上,连同一顶草帽递给父亲让他去扫屋顶的阳尘,母亲则叫上姐姐帮忙洗锅盖、厨具、窗户、板壁,又安排我和哥一起清理房屋四周的阴沟…… 
   真可谓是全家老少齐上阵,经过一上午的劳动,房里房外,庭前屋后,焕然一新。 
   除尘时,父亲会边干边娓娓地说:"从前,年和年相交的晚上,都要在门口、床下,以及院子里点上油灯,好驱鬼避邪,后来发展下来这个风俗变成了除尘和点岁火,打扫卫生迎新年。"说到这里,父亲又会捡起一个竹杆在地下写上""""两个字,并进一步启发我们,""""是同音字,既指打扫卫生,又指除掉一年内不好的东西,改正自己不好的习惯和做借的事,新年里才会做得更好。 
   我们姐弟几人,就是在除尘这一天不断地检讨自己的不足,在新年里不断进步而成长的。而今,我们都已为人父母,父亲也离开了我们,但每当过年除尘时,我也会像父亲启发我们一样启发我的孩子,真希望它能作为一个家规传下去。
    春节前夕趣事(外一篇)
   阿炳
   我是当老师的,文章写好,村里人把我当"秀才"看。每年过了祭灶日,一些乡邻就会拿了红纸来请我写春联。说起来,我的毛笔字也只能是将就着对付。可是乡邻并不计较这些,他们说只要写的是吉利话,能把大门贴得红红艳艳就好。 
   看到村里有人请我写春联,父母亲觉得很光彩,母亲就叫父亲给我打下手,父亲就说,好呀,我也沾光了,偷得一日闲了。父亲就提着一个火笼端坐在八仙桌前,不仅看我挥毫走笔,也为我磨墨、裁纸,遇到天冷的时候,写的字不会干,父亲就把写好的春联小心地放在火灾笼上烘干。父亲虽然识字不多,但对春联的内容他还可以念出许多字句来,如"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出外求财财到手,居家创业业兴隆"等。 
   在农村,家里厅门贴一幅好春联,会满屋生辉,特别是大年初一,串门的会对春联评头品足。不仅要字好,还要春联意好。因此,村里人对会写对联的文化人很尊重,所以父亲也一直勉励我练好毛笔字,我也一直暗自努力。 
   又是一度腊梅催春,我赶回乡下过年,我早就构思了几对时兴的对子,带上我自己心爱的毛笔,有意要在乡邻面前露一手,可是直到过了腊月二十八,来找我写春联的也不多,我对此迷惑不解。这天,大叔来我家,我提起这事,大叔说,今年大家都墟上买了,墟上的春联花样多又好看,大家也不计较那几块钱。 
   哦,原来如此,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对春联的层次追求也高了,那印刷体总比我这不入流的书法强多了。妻说,你还是自我陶醉一下吧,把你构思的那几幅对联写了贴在自家的门上,也不枉你那几个晚上的费心苦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